一个你死

blur 21 the box
《blur》memo / quotes

Dave:Graham说过他想做一张没人想听的专辑。但是你跟Damon在一个乐队,是做不到的。他写的都是很棒的流行乐。无论你的吉他如何,Damon总是能写出神奇的曲调来融合它。

Graham给Damon写过一封信。他不知道Damon是不是还留着那封信,但是他记得他有写说他并不喜欢复制,他想做那种真能吓到人的音乐。他想把少女们吓跑。作为乐队的一部分也意味着他相信的一些东西。

Alex:我不知道是Graham录音还是Damon的录音还是啥。从歌词来看,这的确是个进步,但是在音乐上,我们四个人,一如既往地做到了-所以对我来说,还是公事。在后台休息室里,我们真的三年如一日每天都在吹小号来热身。这是个最终决定,再也不要他妈的小号了!

Damon:Song 2,最原始版本是一首挺忧郁的慢歌。里面有很多悲伤的和弦。Graham说“我们试着加速吧。”然后我的Woo-Hoo就少了点哀怨的成分,多了点攻击性,也比较容易理解了。

Alex:Song 2…直到两年后,有次我跟Stephen Street(blur的制作人)一起,喝醉了,我才意识到,Song 2里那个很吵的噪音,是我。每个人都说那是Graham录的,我也会附和着“是啊,你知道的,是他。”但是Streety告诉我Song 2里有两个贝司…我一直以为就是Graham一个人,我都他妈的记不起来是我弹得!

Damon:Beetlebum。我爱这首歌。我爱它的音调。对我来说…这很…我很满意,这首写的很棒。

Graham:You're So Great…我把它介绍给每个人,他们说觉得很棒然后通过了!(放入专辑里)然后一个午后,我跟Stephen坐下来做了这首歌。就是这样。当然了,我当时很不自信,“我配不上,我还不够好”的负面情绪,这首歌也是呈现这样的状态,就仿佛(这首歌)是唱片的瑕疵,隐藏在里面。它就像躺在一张专辑的角落里,用几张老毯子盖着。

Dave:对我来说演出就是一切。我们全都累瘫了,但是现场演出时候我们会调动情绪、脾气的起落,所以演出都很不错。我们当时每周上六次演出,月头到月末。我喜欢这样:计划好的巡回演出,快速浏览我们去的地方。我太爱坐在巴士上,观察别人在做什么,晚上会有演出,演出完你有party,第二天一切又开始了,循环往复。很多方面这是我梦想的生活方式。

Graham:我自己的生活里,我只是试着无视一切。从一堆沙子里跑出来,跑向另一堆沙子-找个地方把头栽进去。

Alex:冰岛很重要。好多首都是在这儿录的音。这张专辑并不是一气呵成的,是碎片式的录音过程,b面曲是在冰岛的一个录音室完成的,我出门的时候,Damon在录主唱部分。我也写了很多东西,那儿是个完全不同的好地方,很现代但像一个平行宇宙。

Damon:冰岛很棒。但是一切都开始慢慢瓦解了。我跟Justine的关系,不知去向何方。我跟乐队的关系,也一样。我开始考虑住在伦敦西部,开始交这儿的朋友。我处在在头脑冷静的变化之下。

Graham:我不太去见Damon。也不去和他聊一会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我应该去见见他跟他聊聊。我觉得当时我可能太尊重他了。

 
2017-04-01
/  标签: blur
   
评论
热度(13)
ID: 小切/Ignis/一个你死

Ben Foster/Jon Foster


STAR WARS一生吹
CP:Soleia / ラジ

猫奴。大哥:Tiff & 软妹:玩喜

Nagase Tomoya
blur
douban.com/people/ignisfatui